围棋的术语成语
中國西藏網 > 文史

【風雪征程憶當年】雪山娘子軍:18歲趕著牦牛進藏 她和她們的故事

發布時間:2019-05-20 09:39:00來源: 中國西藏網


圖為李國柱老師接受采訪。攝影:陳衛國

  【編者按】新中國成立之初,為了祖國的統一,人民的解放,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南軍區和西北軍區派出部隊,執行中央決策,從四川、青海、新疆、云南四個方向向西藏挺進。進軍西藏、經營西藏的任務主要交由十八軍。進軍西藏的先驅們用他們的青春、熱血甚至生命書寫的故事雖早已遠去,但其內涵卻依舊激蕩人心。那個特殊年代里,那段走進西藏、建設高原的故事今天正由親身經歷者、參與者和記錄者娓娓道來,雖歷久卻彌新。

  到了十八軍軍部,李國柱和一些同志被分配到五十二師政治部康藏工作隊。這個師是進軍西藏的先遣部隊?!俺齜⒅?,我們做了一些去高原的準備,包括每天早上負重行軍跑步,學習一些民族、宗教、統戰政策和法規等等?!?1950年8月28日,十八軍在四川眉山舉行了進軍西藏誓師大會,9月1日正式出發。到達甘孜之前,大家是坐車,頭幾天還一路唱軍歌,后來慢慢進入高原,空氣稀薄,大家開始出現高原反應,出現頭痛、胸悶、惡心、喘不過氣等情況。1950年9月22日,十八軍五十二師師部在甘孜舉行解放昌都誓師大會,9月25日,部隊正式出發。

  除了高反,吃飯這一關也不太好過。為了鍛煉戰士們適應西藏的生活,部隊讓大家試著吃糌粑,放一些酥油,但當時條件艱苦,都是一些存放很久的酥油,炒白菜也用酥油炒,大家一開始不習慣,一聞就難受,吃了就會吐出來。后來餓幾天實在沒力氣走路了,只能強迫自己慢慢適應。


圖為女兵們艱難地趟過冰河。 圖片翻拍自《雪域長歌》

  受命趕牦牛

  康藏工作隊全是清一色的女同志,一共有30個人,另有3位工作人員是男同志。在往昌都走的過程中,康藏工作隊沒有戰斗任務,主要負責行軍和趕牦牛。戰斗部隊在前面打仗,他們就在后面負責運輸。

  “剛開始,給我們分了十幾頭牦牛,沒過幾天,就增加到200多頭,馱著前方部隊需要的糧食、銀元。內地的牛我們都沒趕過,更何況高原的牦牛,而且當時我們自己對高原還不適應,每人負重約50斤,走路困難。我們把糧食和銀元都打成捆,給牦牛上垛子,左邊一個右邊一個馱著。前面的人牽著牦牛不讓它走,后面的人把東西放上去,但是牦牛一個勁兒跳,垛子又掉下來。我們又得重新來一遍。后來,我們就學著老鄉們用吹口哨的辦法,這回再上垛子的時候,牦牛就不動了?!備獻抨笈?,再加上每人的負重,女兵們每天走四五十里路。不知道翻了多少山,趟過了多少河。李國柱清晰記得,有一天他們趟了13條河,河溝沒有橋也得過去。有一次,同為首批進藏女兵的戰友孫常愉和大家一起過白定橋時,牦牛把她往河里頂,差點掉下河去,同志們趕緊上前抓住她,她才沒被頂下去。


圖為負重行軍中的女兵。

  炊事員的那些事兒

  康藏工作隊的30個人分成了三個分隊,每一個分隊又分三個組,一個組負責搭帳篷,一個組負責放牛,一個組負責做飯。李國柱被分到了炊事組,專門給班里的戰士們做飯?!按妒掠鎂叨加晌冶?,糧食大家分頭背。沒有灶,三塊石頭一搭就是灶。那時候吃飯很簡單,沒有什么菜,就是一點干菜,用水泡發后煮一煮,再就是煮點米吃,后來米也沒有了,只有野菜,或是煮一些死牦牛的肉,因為柴火太少,也煮不爛,大家吃得牙齒都不好了。那時燒柴困難,一到宿營地,大家就分頭去拾牛糞和樹枝,但這些都不夠干,不容易點著。于是我就每天跪在地上不停地吹,煙熏得眼睛周圍到處都是,本來就有慢性喉炎,長期受凍、煙熏,導致嗓子一路都是嘶啞的。走一路,總是跪在地上吹火,僅有的一身衣服的棉花都是開著的,全部磨爛了?!?/p>

  說到炊事組,還有一件趣事。有一次,不知道是哪一個分隊的炊事員早晨起來燒開水煮茶,因為沒有燈,本來是要把茶餅掰一塊丟到鍋里的,結果天太黑了看不清,掰成了牛糞。牛糞放進去,煮完了大家一喝,說今天這個茶水是什么味???有人說,什么味,這是牛糞味!就那樣,大家最后也喝了,總歸是開水煮過了,應該不會得病吧。盡管條件很艱苦,大家都很樂觀,走一路唱一路,笑一路,有一位叫張匪的戰士最會講故事,每次都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。


圖為李國柱(前排右一)與五十二師政治部組織科戰友在一起。

  逃不開的寒冷

  “在路上,一個是食物短缺,再有就是太冷了?!貝蠹乙豢甲氨負芏?,但是徒步行軍,又有運輸任務,實在背不動這些,最后就帶了隔潮帆布、雨衣、被里被面(棉絮上交了)和炊具、搭帳篷用具等,連身上穿的毛背心都上交了,總之怎么輕怎么來??墑?,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太冷,女兵們四個人一個帳篷,沒有被子沒有墊子,只有一塊隔潮帆布。兩個人打一個通腿兒,蓋兩件大衣,站崗時把大衣穿上,不站崗時就裹上大衣,夜里經常凍得打哆嗦。后來,帶著的衛生紙用完了,大家就把棉衣里的棉花抽出來,做月經墊。有時,牦牛馱著箱子,身上有的地方也磨破了,就抽出點棉花,給它弄一弄。就這樣一路下來,女兵們的棉衣只有上半截還有棉花,下半截空空的已經沒有東西了。

  “我們走一路,基本不洗臉,因為也沒有什么熱水,更沒有擦臉油這些東西。用涼水洗完臉,風吹得臉上皴得都是一條一條的口子,干脆不洗臉、不洗頭、不洗澡,大家都是一樣的,習慣了?!崩罟?。除了行軍和趕牦牛,部隊沒有其他任務。孫常愉每天都會收聽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的播音,提供給《戰線報》刊登使用,李國柱有的時候會被抽調到隊里為忠烈橋命名寫會標、以五十二師政治部名義給修路英模題寫紀念冊、給犧牲的烈士填寫烈士證書。

  后來,由30名女兵組成的康藏工作隊把牦牛和物資安全運送到了目的地——覺雍兵站,圓滿完成了任務?!暗攪司跤赫飧齙胤?,有溫泉,當時我們就是白天讓男同志先洗,天黑了女同志派值班看守,大家輪流洗,兩個多月就洗了這么一次澡,洗得真是痛快啊,消除了多日的疲勞?!保ㄖ泄韃贗欽?吳建穎 孫健 講述者/李國柱 部分資料及圖片參考自《首批進軍西藏的女兵們》《一個女兵的西藏人生》《我的西藏未了情》)


圖為陰法唐、李國柱家中懸掛的“老西藏精神”內涵書法作品。

  后記

  走進李國柱進藏往事的同時,也走進了首批進藏女兵們在那個艱苦年代的如歌歲月。我們期待走進更多首批進藏女兵的故事,當青春花季的姑娘已是滿頭白發的老人,再一起重溫她們用青春年華書寫的那些可歌可泣、閃光的日子,了解她們與西藏的不解之緣。

(責編: 李文治)

版權聲明:凡注明“來源:中國西藏網”或“中國西藏網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高原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竞彩360混合投注足彩比分直播 北京pk赛车稳赚投注技巧 拼多多签到满十元怎么提现 五分彩怎么玩几率录最大 玩彩票技巧稳赚不亏 怎样玩五分彩可以稳赚 玩快三大小稳赚技巧 体彩排三六码组六最大遗漏乐彩网 双色球机选 重庆时时五星基本图 mg花花公子那关爆大奖 9线777水果机连线app 真钱炸金花手机版下载 麻将规则打法 华体网澳门即时盘指数 中国vs波兰